<li id="2mqmi"></li>
  • <option id="2mqmi"></option><bdo id="2mqmi"><tr id="2mqmi"></tr></bdo>
  • <xmp id="2mqmi"><li id="2mqmi"></li>
  • <legend id="2mqmi"><tbody id="2mqmi"></tbody></legend>
    <xmp id="2mqmi"><button id="2mqmi"></button>
  •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網紅”動物園轉型記

    2024-02-08 11:15:59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圖為沈志軍在紅山動物園猩猩館。  受訪者供圖

    如果你很久沒去動物園了,可以在這個冬日,感受一下動物園里生命的溫暖

    《法治周末》記者 鄭超

    對于動物園愛好者來說,即便是萬物蕭瑟的冬天,也可以是逛動物園的好季節。

    2月2日,北京的室外氣溫達到冰點以下。而在《三聯生活周刊》主辦的“重新發現動物園——網紅動物成名記”主題沙龍上,現場氣氛熱烈,活動吸引了許多慕名而來的年輕人。

    此次活動的特邀嘉賓,江蘇省南京市紅山森林動物園園長、中國動物園協會副會長沈志軍是火出圈的“網紅”園長,自然科普教育工作者、標本制作師盧路則是對國內動物園有多年觀察經驗的“資深游客”。

    為深入了解國內動物園現狀,上述沙龍主持人、《三聯生活周刊》主筆丘濂于今年年初走訪過國內不同城市的多家動物園。

    就在不久前的這個夜晚,一場有溫度的關于動物園的討論在RENDEZ-VOUS書店內徐徐展開。

    動物園,變了

    經過走訪,丘濂發現,一些優秀動物園已經變成了“能讓人們欣賞自然之美,進而敬畏生命”的地方,這讓她改變了此前對動物園抱有的偏見。

    在網上,南京市紅山森林動物園(以下簡稱紅山動物園)已然成了動物園界的“頂流”。很多網友對這家“用心對待動物”的動物園不吝贊美。

    和網友們的看法一樣,在丘濂眼中,紅山動物園稱得上國內優秀動物園。

    據丘濂觀察,紅山動物園近年來的迅速進步與沈志軍來紅山后推動的一系列變革密不可分:2008年,沈志軍調來紅山工作。2011年,紅山動物園停止了動物表演,2014年,園里停止售賣用于投喂動物的飼料。

    多年來,沈志軍致力于將動物園打造成科普教育場所和物種保護場所,以及一個“動物的快樂星球”。他還希望游客來園,不僅是來“看看動物長什么模樣”。

    沈志軍表示,現代動物園已經不再是傳統認知中的娛樂或者獵奇的場所?,F代動物園應擁有四大職能:物種保護、保護教育、科學研究和文化休閑。

    活動中,沈志軍強調,動物園的動物不是“寵物”,更不是人類的附屬品。動物園從業者應該把動物當作真正的生命去看待,與它們平等友好相處。要做到這點,需要從業者有情懷、有態度。

    紅山動物園飼養員對動物的悉心照顧體現在日常工作中。

    沈志軍舉例,3年前,園里的明星動物之一藪貓“妞妞”因貪嘴吃成了“胖妞”。為幫藪貓減肥,不讓其內分泌失調,飼養員想了很多辦法,包括“把食物掛得越來越高,藏得越來越隱蔽”。一年下來,“妞妞”瘦了8兩,飼養員本人則因為每天“飛檐走壁”瘦了8斤。

    對于盧路而言,很多動物園最直觀的變化是:籠子沒了。

    他舉例道,在上海動物園的食草動物區,看不見籠舍,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綠植,中間布置了很多遮擋。

    此外,盧路介紹,在很多人小時候的記憶中,兩棲爬行動物展區多是“洗浴中心”風格的:“一個缸,里面貼著白瓷片,跟動物的自然史沒有任何的關系”。如今,在上海動物園的兩棲爬行展區,游客第一眼可能看不到動物在哪兒,人們體會到了在動物展區里找動物的樂趣。展區傳遞的信息是,這種動物生活在熱帶,它的生活環境就是這樣的。盧路認為,“這樣的展區才是好展區,在這里,游客的感受一定是賞心悅目的”。

    盧路心目中的好展區,還有廣州動物園的華南虎展區。他介紹說,這里看不到任何人工痕跡?!爱斢慰驮跇淠狙谟持?,看到一只華南虎的回眸,這樣直觀的畫面是任何紀錄片或者文字表達不出來的”。

    在盧路看來,動物園的另一個變化是,飼養員的工作變了,“他們從喂食及‘鏟屎官’變成了保育員”。此外,他們的工作內容更加多元化。

    動物園的種種變化,是因為游客變了,展區變了,動物行為也變了,正是這些變化,讓動物園與游客的鏈接更深了?!爱攧游镩_始逐漸展示自然行為的時候,游客的投喂行為自然而然就終止了?!北R路說。

    動物園背后的科技力量

    沈志軍看來,一支好的飼養團隊應該讓動物園動物的行為和狀態無限接近它們在野外的狀態,在讓外界認識動物和保護動物之間架起橋梁。

    因此,在紅山動物園當飼養員,每天給動物們帶來一些新變化也是工作內容之一。

    對于金錢豹和猞猁這樣的“大貓”們,飼養員要挖空心思做“豐容”計劃表。所謂“豐容”,就是豐富動物的生活,讓它們有機會面對不同的事物、不同的環境,有更多的刺激和挑戰,讓它們的行為更加天然、自信和從容。

    飼養員經常用不同的容器把食物藏起來,讓它們像在野外一樣去尋覓。此外,“大貓”們對氣味敏感,飼養員會給它們一些有特殊氣味的植物,比如考拉愛吃的桉樹葉。

    紅山動物園的成功轉型,離不開其背后的科技力量。

    于2020年建成的貓科館值得一提。這個場館因地制宜,運用紅山山體和森林資源,將大紅山南坡的一部分原貌保留,當作“大貓”們的活動場所,包括山里原有的巖石與植被。場館利用人類的視錯覺原理,巧妙地將繩網、籠網隱蔽了起來。在游客眼中,它們仿佛就生活在野外。

    “天貓通道”是貓科館設計里的重要環節,它既可以讓“大貓”從一個空間自由轉向另外一個空間,又可以讓人們在通道下走過的時候,仰視“大貓”,任它們展示出“王的姿態”,以高猛、威嚴的身姿俯視人們。

    在這里,“大貓”們可能會用自己的尿液去作標記。為提醒游客,園里設計了一塊牌子,上面寫著“天降甘霖,小心被淋”,見過的游客不禁為之會心一笑。

    沈志軍補充,除了關心動物生活得是否快樂,動物園還有一項重要任務,即做“紅娘”,想辦法讓動物們,尤其是瀕危物種延續下去。

    動物們的繁衍往往沒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簡單,沈志軍解釋道,與會開屏的公孔雀不同,很多鳥是沒有性二態的,我們在外形上分不出雌雄,比如火烈鳥和紅鹮。

    沈志軍笑言,動物園也為此鬧出過烏龍。比如,“一對丹頂鶴形影不離,我們以為它們配對成功了。第一年,其中一只生了蛋,但沒有孵出小丹頂鶴來。第二年,另外一只也生了蛋。這時候我們才知道,原來它們不是‘夫妻’”。還有一個例子,“很多年前我們接收了一批需要救助的東方白鸛。奇怪的是它們只筑巢,不產蛋。我們也是后來才知道,這是一群清一色的‘小伙子’?!鄙蛑拒娬f。

    類似的烏龍曾在一段時間里困擾著動物園,如果一直無法鑒別性別,對一些鳥類的種群延續就是很大的障礙。

    “后來我們找到了PCR(指一種分子生物學技術,用于放大特定的DNA片段)的方法?!鄙蛑拒娊榻B道,PCR可以拷貝和擴增少量基因,讓我們發現動物基因之間存在的不同,就像放大鏡。

    有了這項技術,在動物小時候,就能分清楚它們是公是母?!拌b別出鳥類的性別后,我們會給它們戴上有編號的環志,便于進行種群的管理,讓它們實現繁殖?!鄙蛑拒娬f。

    在沈志軍記憶中,動物園背后的故事還有很多。

    紅山動物園也是江蘇省和南京市兩級野生動物救助中心。每年大概有1000多只野生動物被送到救助中心來,沈志軍介紹,“對它們進行醫療救助之后,我們會作科學評估,看它有沒有野外生存能力。如果有,我們就要把它放歸大自然”。

    沈志軍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據統計,2023年,紅山動物園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共接收救護野生動物總計142種,1050只,其中鳥類約占70%,包括斑頭鵂鹠、紅隼、松雀鷹等40余種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經治療后放生本土救助動物68種468只,救助放歸率為47%。

    每年的4月20日至26日是《江蘇省野生動物保護條例》確定的江蘇省“愛鳥周”。去年4月,在紅山動物園北門湖草坪上,一只曾經“落難”的黑鳶背上GPS定位器,回歸藍天。

    此前,有南京市民發現了一只因受傷落入長江的黑鳶。隨后,這只黑鳶被當地水上公安救起,送到紅山動物園進行救助。

    黑鳶在我國分布十分廣泛,也是最常見的猛禽之一。放飛后,衛星追蹤數據顯示,在6個月里,這只黑鳶完成了一場跨越山海、國界,行程超過6000公里的遷徙。去年10月,這只黑鳶安全回到了南京。

    “黑鳶回來的時候,全國的鳥類專家,還有很多鳥類愛好者都為之歡呼?!鄙蛑拒娬f。

    年輕人被動物園吸引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喜歡上逛動物園。

    這從紅山動物園線上票務平臺顯示的數據上可以得到印證:2019年,該園70%的游客是免票群體;而到了2023年,購票游客接近60%,其中,年齡在20歲到30歲之間的游客約占60%,30歲到40歲的游客約占30%。

    在活動現場,有年輕觀眾表示,近年來常去的動物園里動物沒有了,這一變化,令她“感到幸?!?。

    盧路還注意到,近幾年,全國多家動物園里,都涌現了一些“網紅”動物,成為年輕人專程去觀看的對象。

    盧路帶過幾次由年輕人組成的動物園游覽團,他發現年輕人對“網紅”動物很感興趣。

    他介紹道,大熊貓這樣的“網絡頂流”自不必說,小熊貓最近幾年也因為萌態而“出圈”,尤其是它遇到威脅時張開四肢“虛張聲勢”的樣子被做成了許多表情包。還有很多人想看看“情緒穩定”的水豚,年輕人會熟練地說出它的英文名諧音“卡皮巴拉”。細尾獴也很有人緣,它是電影“獅子王”中“丁滿”的原型,經常會擺出站崗放哨的姿態,讓人好奇它們這樣去做的緣由。

    盧路建議大家在這些“網紅”動物之外,更把一些注意力分給那些不太熱門的展區,尤其是中國的本土物種,因為“這些動物就在我們身邊,相比國外的動物,我們對它們反而嚴重缺乏了解”。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傳統動物園,動物的“牢籠”依然存在。

    活動中,盧路播放了一個月之前,他在一家省會動物園拍到的展區視頻。視頻中的老虎在籠子的一側反復走動,說明它出現了刻板行為?!翱贪逍袨檎f明這個動物在心理層面已經是不太健康的狀態?!北R路說。

    盧路認為,在這樣的展區里,游客跟動物的互動行為可能只有投喂,在這里也很難領略到動物的自然行為和它們自有的魅力。他進一步說道,如果游客看到這些,也很難喜歡動物園,而且會對動物園產生誤解。

    在沈志軍看來,如何正確引導游客與大自然,與動物和諧相處,動物園的從業者也是要思考的。他認為,值得思考的還是倫理問題,比如,“動物園圈養的野生動物,可能這輩子甚至下一代都不可能再回到野外了,動物園應該用什么樣的方式去對待它們”。

    另外,動物園的最高的或者最遠的夢應該是什么?在活動中,沈志軍拋出了他心中的理想化答案,即“把動物園保存下來的基因多樣性研究,以及在研究中所掌握的一手資料,用在未來,去反哺野外”。

    沈志軍承認,由于管理機制或者財力等原因,很多動物園不可能在短期內達到國際先進水平,“不過,在現有條件下,改變動物園從業者的理念,是我們可以做到的”。

    沈志軍發現,紅山動物園不斷提升動物福利之后,動物們彰顯出來的狀態感染了公眾,從而給游客帶來了情緒價值。

    當上園長后,沈志軍將自己的微信名字設為“百獸之王”。他每天例行的工作,是在紅山動物園里面進行巡視,好比“大王在巡山”。丘濂跟沈志軍逛紅山動物園的時候,發現很多游客能認出他,熱情地與這位“網紅”園長打招呼。

    活動結尾,幾位動物園人向觀眾發出邀請:“如果你很久沒去動物園了,可以在這個冬日,感受一下動物園里生命的溫暖?!?/p>

    責編:尹麗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4 www.mxu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啦啦啦中文日本免费高清|日本网站在线观看|啦啦啦www日本高清免费观看|日本一区二区在线视频
    <li id="2mqmi"></li>
  • <option id="2mqmi"></option><bdo id="2mqmi"><tr id="2mqmi"></tr></bdo>
  • <xmp id="2mqmi"><li id="2mqmi"></li>
  • <legend id="2mqmi"><tbody id="2mqmi"></tbody></legend>
    <xmp id="2mqmi"><button id="2mqmi"></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