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2mqmi"></li>
  • <option id="2mqmi"></option><bdo id="2mqmi"><tr id="2mqmi"></tr></bdo>
  • <xmp id="2mqmi"><li id="2mqmi"></li>
  • <legend id="2mqmi"><tbody id="2mqmi"></tbody></legend>
    <xmp id="2mqmi"><button id="2mqmi"></button>
  •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微短劇百億市場背后的“生意經”

    2023-12-01 17:50:55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視覺中國供圖

    微短劇主要盈利來源于會員付費、廣告變現、電商帶貨。微短劇的上游版權方,中游出品方、承制方,以及下游平臺方、分銷方等各分一杯羹

    《法治周末》記者 王京仔

    11月26日,一部名為《億萬傻王子》的微短劇在橫店影視城低調開機,但劇組背景板上總編導王晶的名字格外引人注意。

    中國香港知名導演王晶進軍的微短劇顯然已成為影視行業,乃至互聯網行業的新風口。精品微短劇《逃出大英博物館》火爆出圈,“短劇+游戲”模式的《完蛋!我被美女包圍了!》上線Steam平臺后迅速走紅,短劇概念股板塊火熱,老牌影視公司紛紛布局微短劇,明星們也開始參演曾經覺得“有點low”的微短劇……在經過幾年發展后,我國的微短劇在今年呈現火爆態勢。

    近日,艾媒咨詢發布的《2023-2024年中國微短劇市場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今年中國網絡微短劇市場規模為373.9億元,同比增長267.65%,2027年,市場規模有望達到1000億元。

    數百億元的“生意經”背后,微短劇為何能成為新風口?誰又能從中分得一杯羹?

    “爽點”堆疊迎合碎片化瀏覽習慣

    “為了成為演員,我斷絕家族關系,放棄百億家產,但總有一群人瘋狂試探我的底線?!辈坏?分鐘,隱瞞身份的女主角就經歷了與“霸總影帝”的相遇,見識了反派女配對助理的欺壓,因為是新人受到導演漠視,被女配故意扇耳光進而誓言報復……“為了看女主怎么報復,不一會幾集就看完了?!北本┑摹?0后”嚴明(化名)為了追完這部微短劇《星動的瞬間》,在觀看了免費的10集后,充值48元獲得了4800追劇幣+贈送的600追劇券,以每集250追劇幣/追劇券的價格解鎖了余下的20集。

    在社交平臺刷視頻時,嚴明被微短劇的引流廣告吸引,為了觀看更多劇集,通過鏈接跳轉到了微信的某微劇小程序,“一下子就看入了迷”?!捌鋵嵕褪菉蕵啡ξ某R姷哪嬉u‘套路’,腦子里想著劇情真弱智,甚至沒有邏輯,但手就是沒劃走?!笨催^不少網文的她都能猜到大致劇情走向,但就是“又狗血又上頭”,節奏很快,幾分鐘內“扮豬吃老虎、霸道總裁愛上你、cp亂燉”等不同的“爽點”輪流塞給你。

    在短視頻和快餐化閱讀的侵蝕下,碎片化傳播成為了互聯網的主要傳播途徑之一,而“短平快”的微短劇正迎合了用戶的瀏覽習慣,成為網民們的“電子榨菜”“電子下飯菜”。

    “我現在追電視劇經常開‘倍速’,太多注水情節。微短劇雖然大多制作水平遠不如電視劇,但節奏快、反轉多,而且宮斗、穿越、靈異等一些受限制的題材微短劇都可以拍?!痹趪烂骺磥?,反正她每天都會刷短視頻,還不如看點“有意思的”,“上下班坐地鐵、午休吃飯時,有時候看一集電視劇的時間就能刷完一部微短劇”。

    今年3月,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發布的《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2023)》顯示,截至2022年12月,我國網絡視聽用戶規模達10.40億。最近半年內,一半以上的短視頻用戶看過3分鐘以內的微短劇、微綜藝、泡面番。

    此外,《報告》指出,觀影網絡微短劇網民超五成集中在25歲至34歲,且近6成網民曾為觀看短劇付費;數據智能服務商藝恩的報告也顯示,微短劇的用戶中,中低收入人群占比在70%以上。這意味著,微短劇受到歡迎并能獲得付費,無疑抓住了青年人群體和下沉市場。

    一位參與微短劇分銷的從業人員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受到用戶歡迎的微短劇主要集中在重生復仇、穿越古代、末日災難、霸道總裁寵妻、贅婿等題材,而這些劇的核心都是“爽”,通過打臉、互撕、逆襲等“狗血”情節在很短的時間內吸引用戶,現在很多微短劇還會讓這些題材進行交叉使“狗血”升級,以求脫穎而出。

    記者查閱了長視頻平臺、短視頻平臺和十幾家小程序微短劇平臺的微短劇內容,發現在制作內容和模式上存在差異。長視頻平臺微短劇多為分賬劇或自制劇,制作更為精良,多為古裝、奇幻和都市甜寵題材,且追求“優質”內容的10分鐘左右的橫屏短劇更容易受歡迎;而短視頻平臺上,微短劇既有自制劇也有定制劇、分銷劇,來源和題材多種多樣,既有迎合“下沉市場”的“爽”劇內容,也有與專業影視機構合作推出明星主演的優質劇集;而小程序則通過在社交平臺上引流至專門搭建的微短劇平臺,通過小程序觀看劇集,基本為豎屏短劇,且單集時長在3分鐘左右,但作品集數基本都在幾十集,甚至上百集,制作水平參差不齊,基本為“爽點”堆疊的“狗血”劇情。

    上中下游各方共享“高收益”

    事實上,隨著短視頻的發展,早在2019年,“愛優騰”三大長視頻平臺就探索長短視頻融合,鼓勵“微短劇”內容創作。盡管平臺間微短劇的劇集標準和分賬模式有所不同,但基本每集單集時長都控制在10分鐘以內。

    騰訊視頻推出短視頻新品類“火鍋劇”,單集時長要求1至10分鐘,整部作品時長大于等于30分鐘;優酷的微短劇則要求單集時長大于等于5分鐘,且單部作品不少于12集,而它們的微短劇都以橫屏短劇為主。愛奇藝則在橫屏短劇模式之余,推出豎屏短劇,要求單集時長在4至10分鐘,且集數不少于30集。

    2020年12月,國家廣電總局辦公廳下發《關于網絡影視劇中微短劇內容審核有關問題的通知》,將“微短劇”定義為網絡影視劇中單集時長不足10分鐘的劇集作品。同一時間段,國家廣電總局在備案系統新增“網絡微短劇”板塊,微短劇正式納入視頻劇集賽道。

    此后,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也涌入,在微短劇領域布局,鼓勵MCN機構和創作者制作短視頻。而到了2022年,依托小程序的微短劇快速興起,微短劇數量大增。根據國家廣電總局發布的數據,2021年,微短劇全年備案數量為398部,2022年,備案數量接近2800部,同比增長600%。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微短劇主要盈利來源于會員付費、廣告變現、電商帶貨。微短劇的上游版權方,中游出品方、承制方以及下游平臺方、分銷方等各分一杯羹。

    具體而言,長視頻平臺微短劇主要是平臺方與合作方按比例分賬,包括會員付費、廣告、招商;短視頻平臺既有會員付費的微短劇,也有免費微短劇通過廣告、帶貨獲利;小程序微短劇則主要通過會員付費盈利。

    記者查閱各平臺發現,長視頻平臺和短視頻平臺均有免費微短劇內容,此外,“愛優騰”等長視頻平臺的付費微短劇,用戶基本購買平臺VIP會員后都可觀看,根據不同優惠程度,大約在每月10元至25元不等;抖音等短視頻平臺則基本為2.5元解鎖一集付費微短劇,批量解鎖則每集價格在1.5元左右。小程序微短劇則基本全部為付費內容,通常前10集左右免費,此后每集解鎖價格大約為2.5元至3元,一部50集左右的劇集單集購買就要花費100元左右;也可充值兌換平臺點數購買,充值越多贈送點數越多,此外也可購買月卡、季卡、年卡等解鎖全平臺微短劇,月卡在99元左右,季卡為180元左右,年卡為298元至365元不等。

    由此獲得的“高收益”,顯然促進各方紛紛涌入微短劇賽道的主要因素之一。今年1月,抖音聯合檸萌影視旗下短劇廠牌“好有本領”出品的微短劇《二十九》,上線72小時就漲粉100萬+,抖音累計播放量截至目前超8.3億;騰訊視頻今年3月上線的微短劇《招惹》累計分賬超過2000萬元;無知名導演和演員的微短劇《無雙》上線8天,充值破1億元;“短劇+游戲”付費游戲《完蛋!我被美女包圍了!》10月18日上線后,連續登頂steam國區暢銷榜。

    低成本、低門檻的微短劇

    相較于微短劇的“高收益”,低成本、低門檻也是其火爆背后的因素。

    回顧上述各平臺微短劇的發展路徑,不難看出2020年、2022年、2023年三個重要節點。疫情期間,影視行業面臨長視頻降本增效等挑戰,微短劇這種整體周期短、投入成本低的產品受到從業者青睞,越來越多的傳統長視頻業者涌入微短劇領域。2022年,小程序微短劇的興起帶來微短劇數量井噴式增長。今年“爆款”微短劇頻出,使得多方入局。

    “微短劇的成本主要是購買版權、拍攝制作和投流?!鄙鲜鰪臉I人員介紹,不少微短劇的出品方就是網文公司,所以版權成本很低,而微短劇的制作成本也“不高”,幾萬塊也能拍攝一部微短劇,而一般的微短劇成本也在幾十萬元,上百萬元制作成本的微短劇絕對算“大制作”,而這明顯低于電視劇、電影等傳統影視的制作成本。但短劇最重要的成本是投流,即在各個平臺不斷投放信息流廣告,增加曝光量以吸引用戶。以最依賴投流的小程序微短劇為例,小程序微短劇的ROI(投資回報率)約為1.2,即花費1元投放成本,可以獲得1.2元的用戶付費。

    除了低門檻,微短劇的從業更是“低門檻”。因為行業爆火也處在野蠻生長期,記者在多個平臺看到多個平臺看到召集或招聘微短劇演員、編劇等。不少微短劇即使是主演也不要求科班出身,基本要求形象符合即可,而編劇也只要會基本的“爽文”討論即可,主要是要出劇本快,最多不超過一周。要求不高,收入卻不低,一家微短劇承制方招聘坐班編劇月薪在1.5萬元至3萬元不等,主編則3.5萬元至5萬元。

    李然(化名)是一名“橫漂”,10月中旬他參與了一步橫店微短劇的拍攝,12天后,這部劇就殺青了,而這已經算得上是制作比較精細的微短劇了,“有的小劇組早上6點就開拍,一個上午就要拍10到20集,幾十集的微短劇三五天就拍完了”。微短劇拍攝雖然很累,但“來錢也快”,在他的朋友圈中,一部最便宜的女性向微短劇選角沒太大要求,只需拍攝4天,女主、女二每天500元,男主、男二每天也有300元。而貴一點的劇組,主演一天能給到幾千元。

    2022年12月,國家廣電總局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網絡微短劇管理實施創作提升計劃有關工作的通知》提到,所有微短劇,須通過廣播電視行政管理部門內容審查并取得《網絡劇片發行許可證》,或按照網絡劇片管理的有關規定完成網絡視聽節目備案。

    記者查詢國家廣電總局官網發現,僅今年10月,全國重點網絡微短劇規劃備案公示的網絡微短劇就有共264部、7886集。與此同時,大量小程序微短劇卻無備案、違規制作內容等。國家廣電總局近日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月28日,共下線含有色情低俗、血腥暴力、格調低下、審美惡俗等內容的微短劇25300多部、計1365004集,下架含有違規內容的“小程序”2420個。

    正如曾經火爆一時的明星直播帶貨,站在新風口的網絡微短劇也必不會放任其野蠻生長。

    責編:戴蕾蕾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3 www.mxu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啦啦啦中文日本免费高清|日本网站在线观看|啦啦啦www日本高清免费观看|日本一区二区在线视频
    <li id="2mqmi"></li>
  • <option id="2mqmi"></option><bdo id="2mqmi"><tr id="2mqmi"></tr></bdo>
  • <xmp id="2mqmi"><li id="2mqmi"></li>
  • <legend id="2mqmi"><tbody id="2mqmi"></tbody></legend>
    <xmp id="2mqmi"><button id="2mqmi"></button>